終於去看色戒了。
因為種種因素,最後只有我和老鼠兩個人去。
這應該是我第二次在西門町看電影(次數真是少得可憐),國賓的一廳好大!

之前沒有看過原著,也不知道從何比較。
今天不打算寫太多,總覺得怎麼寫都寫不出來那些感觸。
我與片中人其實是差不多的年齡。
明明是看著幾十年前的上海與香港,卻會突然有種被他們遠遠拋在時空軸後面的錯置感。
「好像感覺到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可以改變些什麼。」
動機是如此簡單充滿赤忱,最後卻只剩下淒涼夜裡的蕭蕭風聲。

只是要演戲,只是在練槍,直到終於真的殺了一個人。
在樓梯間鄺的急促呼吸,其餘眾人的害怕、瑟縮、哭泣,以及王在黑夜中的奔走。
這是相當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因為它代表了一個不可逆的轉折,無法重新選擇的岔路口。
走了這一步,就無法回頭了。戰亂時的台詞總是這麼說。
他們到最後是那樣無可奈何,如果是現在的我們呢?

沒有人是無血無淚。
王也好,易也罷,內心寂寞的深度在螢光幕上看來都讓心揪成一塊。
他們的理由不同、立場相異,也沒有什麼所謂愛情,
也因此從性愛中表現出的亟欲擺脫空虛或是現實的掙扎就更是激烈,糾纏難解。
那是一種最後的解脫,雖然短暫。
做愛時一直重複的重低音,讓人覺得自己也被充滿肅殺的氛圍籠罩著。
你想逃,你要離開,你被鎖著。

為什麼最後王還是放棄一切,讓易逃走換來全部人的死,
這中間的理由我好難描述,女生應該會比較懂吧。
不知道王最後坐著車子的時候心裡在想的是什麼,而且為什麼拿出了藥又沒有吃呢?
是因為那些其他同學嗎?比起這個,還不如是心裡還有那麼一丁點的期盼?

王的表情總是最冷靜的,不管是同學殺人的時候,還是最後在石礦場與鄺的對看。
可是她內心的掙扎卻是最深最痛到麻木的。
中途一度的脆弱,到最後反而是茫然了。
湯唯真的演得好棒喔,眾角色的眼神都好棒。
即使是飽受大家批評的王力宏,我都覺得他演出來的感覺很恰如其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後來會有蜷著身子的感覺。
那時代底下的小小感情,跟時代本身同樣巨大虛無。不想讓它鑽進來。

戴上了戒指,還怎麼打牌啊?
她戴上了,結束這場牌局。

ps.
網路與報章雜誌上很多關於色戒的評論,不過我特別喜歡時光之硯所寫的這篇。
http://blog.yam.com/YenC/article/11980486

[節錄改寫自20071015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