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
台東海岸、桂綸鎂、梁靜茹的代表曲《崇拜》、還有這個日子。
真慶幸可以在首映日就去欣賞這部電影。
也許對這幾個字最直接的聯想,是張小嫻所寫這樣一段傳遍大街小巷的句子吧。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可以說,跟劇情沒什麼關聯,也可以說,有那麼一些關聯。
關於愛情種種。

桂綸鎂這次相較之下戲份比較輕呢,可也許卻是最孤單的一人。
獨自聽著耳機,海、防風林、與原住民的歌舞聲包圍著被台北框住的寂寞。
海浪的聲音好動人,真的可以捲走一個人的心。
這是一部用聲音貫穿劇情的電影,若不是被諸多影評提醒,我也沒有注意到片中幾乎沒什麼配樂。

我喜歡小湯這個角色,也許跟錄音師這個工作也有關係?
鏡頭停留在他哭的時間太久了,偶爾會讓我覺得有點不自然。
就一個生活在忙碌都市的人來說,可能會對於片中緩慢的節奏以及鏡頭移動有些許的不耐。
然而這正就是在茫茫然中追尋的,那種對一切都感到不確定的腳步的速度。

有時候我覺得不是那些演出感動了我,而是我的心進入了那些角色,像是自己在痛。
反覆出現的戲劇治療,小湯扮演自己女友的那一次,真的有點讓我不忍看。

戲裡的三人都遍體鱗傷,三人都在尋找。
錄音的人、福爾摩莎之音、治療自己的方式。

如果回得去,怎麼回去?
如果回不去,哪裡有未來?

對大多數人來說戛然而止的收尾,也是一種聲音的表現。
不過不管從哪個角度,對這部電影來說,在此結束都是最好的了。
慢慢將兩人拉到螢幕的兩端,對螢幕來說,這也是最遙遠的距離。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最接近你的地方。
最遙遠的距離。

當海浪聲遠去,沙灘變成結尾字幕,有些人開始起身...
在胡德夫的歌聲中,我感覺到,那才是這部片開始上演的時候。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可是,然後,你呢?
我呢?

放映結束後,我一直在腦海裡看見阿才最後穿著全套潛水裝,在馬路上游泳的樣子。
如果過去像是海洋,怎麼努力也游不出。

上岸吧。或者...
你現在是我,我是海。
想想他是怎麼樣的聲音吧。

[節錄改寫自20071102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