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點前大家陸續起床,睜開眼睛就感受到一絲寒意。
這也太冷了,我根本不想離開睡袋。
翻來覆去等意識漸漸清醒,然後不得不一鼓作氣跳出睡袋在冷風中瑟縮。
慢慢爬出來實在太折磨人了。

六點出發,半個小時候來到登山口。


拍了幾張照片,遇到一些要去桃山瀑布的遊客,山裡的清晨總是讓人通體舒暢。
正式走上山路,持續地陡上呀。
走了一個多小時,才來到1.2k的平台,據說我們昨晚原本是預定要紮營在這裡的...(太遠了)

陡上每一步的跨距都太大,很容易累。這山路欺負腿短呀!
前幾天作息又不算很正常,好像多少有些影響,感覺走起來還是不太順。
過了1.5k以後有些展望,可以看見南面的山:合歡、中央尖、南湖,



還有在山谷間的武陵農場和蜿蜒曲折的七家灣溪。



一團團白雲浮躺在山與山之間,點綴了天空,青山似島,白雲如海。
每個人都拿出相機喀嚓喀嚓不知按下多少次快門。



雖然上山前很有信心是好天氣(哪來的信心啊),不過多少還是會怕一下中央氣象局。
嘿,結果證明上天還是對我們比對氣象局好很多。
就這樣繼續前行攀爬,2k之後有大約1公里的緩坡稍微讓雙腳休息一下,
不過隨即又變回原來的陡上。
時而穿進樹林,走在松針鋪地的金色毛毯上,
時而走出,然後發現剛剛還晴空萬里的天氣,竟已風雲變色。

中午來到三叉營地,告別短短3.5k卻走了超久的陡上,也剛好在此用午餐。



話說這次只是背了個套鍋,怎麼包包就變得很大?我明明就沒有多帶東西呀...
吃飽上路,離品田山只剩下3.1k了。

沒過多久經過數十公尺寬的石流坡,是往池有的第一個登山口。
不過天氣不佳,我們就沒打算要攻上去。



之後的路雖然也是有些要手腳並用,不過比起早上的好走多了,也有比較多下坡。

小鞍部石塊間二葉松林立,很喜歡這樣的環境。
就像上次雲鳥山莊前的那片松針林地一樣,感覺在這裡什麼都很自然簡單。



兩點,就在一處平凡的緩下路途中,李兇狠突然大喊。
眾人往前一看,在幾株樹幹和枝葉的縫隙間,大霸尖山從白紗後露出了臉。
那一瞬間,我是被震懾住的。



初始,也許那輪廓似人臉,從雲後冒出來著實有些讓人驚恐。
但即使整條稜線漸漸清晰,心跳仍然無法平復。
或許只是它的奇,它的險,它的名,又或許是其他的什麼?
我說不出來,自己好像變成那條稜蛇眼前的小蛙。

就算鼓起勇氣吧,忘了它的懾人,卻又不能不讚嘆它的美。
這聖稜線的起點,壯闊巍然。
僅此一眼,不虛此行。



照片怎麼樣也無法捕捉那種感覺,也許是山對人的呼喊與感召吧。
離開了小徑,轉眼又是一片開闊。
新達池在前方的路邊,左側是一片草坡。
原本圍繞著遠近山頭的雲朵們突然一群接一群地像跑接力賽一樣動了起來。
前方的品田漸漸露出了身影,山下的武陵農場清楚了,
遠方的諸多山頭也如春筍般探出了頭。



陽光曬得人身心都溫暖,雖然離山屋僅僅剩下幾百公尺的距離,
我們還是在這片草坡上悠閒地躺了下來。



拿了地圖出來指指點點地判,到底看不看得到雪山呢?實在不是很確定。
品田長太高了啦,剛好把聖稜線的中間都擋掉了~
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xD),我們竟然在這裡鬼混了一個小時..
重新上背包,半小時後抵達新達山屋~

雖然申請入園證的時候沒有訂到山屋的位子,但是颱風要來,
預報又說天氣不好,有很多隊都因此撤退,所以我們就有山屋住啦!Lucky!
山屋的水味道有點噁心,不過還是可以拿來煮就是了。
晚餐前看著東方的天空漸漸變紅,雲朵像泡泡一樣浮滿了浴缸。
在天色將暗未暗之際,滿月就從桃山的背後冒出來與太陽交班了。
出發前完全沒注意到這是個月圓的日子呢,豈不是分外添了思念?



寒風徹骨,晚餐的滷味有點過於豐盛。
其實吃到一半我就很想趕快躲進山屋裡去,外頭實在是好冷。
不過正事還是要討論一下,天氣仍舊是大家最擔心的一件事。
畢竟今天已經算是賺到了,明天若是晴天該怎樣,陰天該怎樣,雨天又要怎麼走呢?
其實選擇就在於要不要攻品田、以及後天要不要從桃山線回武陵農場。

從池有線原路折返較遠,育豪說:「我不想三點起床。」
這句話獲得眾人一致贊同,所以考量時間和體力因素後,
決定明天一早直接前往桃山山屋。

終於得以鑽進山屋裡躲躲襲人的冬風,要睡覺前發現此行竟然忘了帶牙刷。
呃啊,只好用彌足珍貴的行動水用力地漱幾次口。

才不過八點多,卻很睏了,本想打幾通電話,山屋卻沒收訊。
躺下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

[節錄改寫自961123-26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