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鐘響了一陣子,掙扎著爬起身。
育豪和雅婷似乎已經起來一段時間。
因為今天不去品田,所以行程變得比較輕鬆,間接導致早上的效率超級低落。
人畢竟是懶散的動物。

大家在山屋裡緩慢吞食著早餐,就混過了半個多小時。
六點出頭,帶著期待的心情跑到山屋外面等日出。
其實也不是很確切知道到底太陽會從哪個方位出來,說不定會被正前方的桃山擋住...
而且我老是記不得夏冬與偏南偏北的對應。(夏南冬北!)


不過看其他隊伍的人也拿著相機,我想應該是看得到吧。
太陽的動作好慢呀!大概是對面的山頭太高了吧,爬了好久,等得我好冷。
終於原本散佈東半天的彩霞開始淡去,稜線上鑲起了一道金鍊,



轉眼間聚成圓,在雲彩背後散發出超過視覺細胞能理解的光線。



我現在忽然覺得,生命球就是太陽。
看它緩緩升起,緩緩地好像蘊含所有力與靈魂。

日出了,天藍了。
日出了,雲海退潮。
日出了,鳥兒開始鳴叫。
該上路囉。

八點半往桃山出發。
經過第二池有登山口時手機響起來,連接了幾封簡訊,
哈,感謝你們的關心,真是太窩心了。

之後在大石壁旁跟池有名樹照了幾張相。



其實我還是一直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池有名樹,(是)
這景點明明就超有名的,為什麼沒有立牌子呀~

沒多久回到昨天經過的石流坡,雖然雲又起來了,還是決定順攻一下池有。
四秀確實是一條很不錯的大眾線,公製的路牌很清楚,
而且里程樁很多,通常沒過0.3k就會有一個,這讓人很有安全感。
另外就是,山友們自己綁的路標也夠多,在需要判別方位的地方都不太容易迷路。
(雖然我還是硬闖錯了兩次叉路,草都被綁起來了我還衝過去...)

上池有很快呀,大概不用半小時就到山頂了。
剛到的時候四周仍然是一片朦朧,什麼也看不見,就跟上次去秀姑巒時一樣。
不一樣的是,這次雲很快就散了。(難道說信心很重要?xD 太驕傲不好耶...)

武陵、雪山、大霸尖、巴紗拉雲、品田、桃山都清清楚楚。
每個人都搶著跟大霸拍照,哈哈。
雲不斷地飄過,抓準時機照相也是一種樂趣。



李兇狠意外發現地上的告示牌可以拿起來,三角點則是被我們拿來試當腳架..
不過試了很多次都行不通,個人秉持著一定要全隊跟大霸拍到的信念,
用一枝登山杖和一根橡皮筋和育豪合作好不容易完成了腳架。
咳哼~有志者事竟成!



在這裡也可以看到桃山山屋,今天要住的地方,感覺跟池有山差不多高。
看起來好遠啊......

回到登山口,往桃山前進。
經過三叉以後,真是一路陡下了。
小地形不斷,有幾處有架繩,大抵上來說還不算難走,不過陡下就是很煩啊。



一路前進,一路下坡,一路七上八下:啊上坡怎麼還不來啊...
再這樣下坡下去,等一下不是要垂直攀岩了?
不過路似乎沒有聽到我們心底的疑問和呼喊,還是不斷地陡下、陡下、更陡的陡下...
眼看著里程數越來越少,我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走錯路了。
那上頭真的是寫著「桃山」嗎?是啊。

離桃山剩下1.1k,似乎有開始爬坡的跡象。
我們找了一處稍寬的竹林吃早點(已經一點了其實),這一餐終於把土司給吃完。
這次真的是什麼都買太多,大廚們每餐都要哀怨:你們怎麼吃這麼少!

午餐,呃,早點用畢之後,開始爬坡。
不知道是剛剛陡下陡太久還是怎樣,感覺爬坡好快。
1.0, 0.7, 0.5...

穿出箭竹林,眼前是...



桃山山屋?蛤?假的吧?
實在是很怪啊,心理作用嗎?真的覺得爬坡上升的高度跟之前陡下的高度不成比例啊。
不過,到了耶!管他那麼多!

玩牌玩了一個小時,細雨紛飛。
育豪排七拿了一張七一直不出,結果最後竟然還最輸。
鼻亨是吹牛新手,不會說謊。
這兩個人玩起心臟病的話就...沒個輸贏啊,互相搶牌搶到大家都累了。



進山屋開始準備晚餐。
今天桃山山屋除了我們以外只有另外一隊,感覺自在多了。
晚上在山屋裡煮晚餐,不用像昨天一樣忍耐低溫的侵襲。

李兇狠拿了量物、鼻亨拿了樹木學出來背、可惜我沒辦法拿筆電出來寫...



大廚們因為堅持先把茄子處理好,過了一個半小時還是蒸不熟。
而李兇狠因為太過用功,沒注意到煮飯的火早就熄了,
最後飯跟菜一起上桌,李:「我算好的!」

吃完飯很閒,聊聊天,真心你我他。
這個晚上真的好好笑!!
哈哈哈,很開心。

能上山真的很好,喜歡在山屋裡面跟大家一起講話的感覺。
知道外面是冷的,所以裡頭的溫熱愈是彌足珍貴。

明天四點起床喔!
晚安。

[節錄改寫自961123-26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好意思
    引用了您一張日出的圖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