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的一個週末,在智偉的邀約下,組成了小隊,決定前往一探久聞盛名的天使之淚,中央山脈南稜中最大的高山湖泊-嘉明湖。

嘉明湖位於向陽山的側稜,是高山南二段路線必經的景點(一般所謂南二段,是從南投埔里進入八通關古道西段,經大水窟、雲峰、最後從嘉明湖登山步道離開,或者反之)。近十年來學者們對於嘉明湖的成因始終各執一詞,1998年曾經採集湖中岩質判斷嘉明湖為一隕石湖,但2003年又有學者根據岩坎及擦痕證據指出其實它是一池冰斗湖。

然而,無論嘉明湖的成因為何,它美麗多變的色彩,以及在群山環抱間孑然獨立的影姿,始終吸引著眾多的登山客不遠千里而來。
近年來由於媒體的報導,使得嘉明湖的名氣越來越響亮,前來造訪她的遊客也絡繹不絕。


▲ 從向陽步道的觀景台眺望關山、塔關山及關山嶺山

週四的晚上,離開台北搭上統聯,一行總共五人,抵達台南的時候已是深夜。
從甲仙、寶來,車子緩緩地駛入南橫山區,側著頭往車窗外望去,竟是滿天星斗。
下了車,大夥兒在公路上對著星光發呆,天鷹天琴間,一縷銀絲帶清楚地劃開天際。
也許是徹夜未眠的暈眩,我竟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這樣的環境,讓流浪的想法又從腦海中蹦了出來。
昏昏沉沉中,又看見踽踽獨行的自己。

再次清醒地睜開眼,窗外已是一片光明,感覺像是跳過隧道來到另一個世界。
雲如彩帶般從最高的山頭撒下,被另一邊的群巒接住,在天藍的背景前舞動。
初昇的旭日從遠方悄悄走來近處的山谷,他輕輕推動門扉,光線便緩緩地呈放射狀暈染開。

而屋裡的花與樹,蟲與鳥,伸了伸懶腰,就此熱鬧了起來。

▼ 南橫的清晨


在天池稍作休息,讓僵硬的四肢略為舒展,也讓辛苦爬坡的車子有喘息的時間,山上的空氣是冷了些,卻冷得讓人身心舒暢。
在工作站前和兩隻小狗逗著玩,在這沒人的清晨山中,就好像是我們的自家後院那樣自在清閒。

▼ 遊客中心前的出發照



▲ 向陽遊客中心旁盛開的毛地黃

八點左右,終於來到向陽遊客中心。吃完早餐,分完公物之後,我們便直接上路。
長長的向松、向陽、松濤、松景、松陽(到底是哪個也搞不清楚)步道,從遊客中心之字緩上。
天氣很好,步道系統結束之後來到登山口,接著便走入密林間,朝著向陽工寮前進。
從派出所一路跟著我們上來的小白小黃精力旺盛,不斷地跑上跑下,小白尤其喜歡以一種趴著溜滑梯的姿勢擋在狹窄的林道中間,讓人啼笑皆非。

中午時分抵達向陽山屋,是個很乾淨、新穎的小木屋,架在小山腰上,面對著山谷間的鬱鬱叢林。


▲ 向陽山屋午餐

午餐結束以後,一夜沒睡的大家就在屋簷下睡起午覺。
懶得拿出睡墊的我索性躺在欄杆上假寐。
這徹底是高山的晴朗天氣,陰影處微冷,陽光下酷熱。
迷迷糊糊地睡著、曬著,一個不小心差點翻身掉到樓下去。

午後山區開始起霧,在上稜前還得以瞥見南方的群山,沒過多久,就身處一片白色迷茫之中了。
期間淋了幾分鐘的小雨,但大多數時候都仍只是陰陰的天氣。
走到向陽大崩壁的路段,只能看到兩旁路上的石塊和低矮的箭竹,狂風從山谷下不停地吹上來,有時甚至讓人無法站穩。
就這樣子走呀走的,一路朝著嘉明湖避難山屋前進。

在鼓舞士氣的口號幫助之下,六點半,來到避難山屋。
因為是週五的緣故,整幢山屋沒有別人,獨占的感覺十分過癮。

▼ 霧中的嘉明湖避難山屋


夜裡頭,屋外一片寧靜,清洗餐具或上廁所時,
聽到風吹過帆布沙沙作響,還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明天預計輕裝來回嘉明湖,只希望別下大雨就好。

※文章節錄版本同步發表於青輔會青年旅遊公民記者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