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便是此行的重頭戲,嘉明湖了。
早晨的天氣還算普普通通,不過遠比昨天傍晚走來山屋的狀況要好太多了。

走上稜線展望忽然開闊,一條山路就這樣往前方延展開來。高山草原的寬廣與親切,看千遍也不厭倦。

▼ 往三叉山的稜線途中一景

路上遇到山友,說先去嘉明湖,回程再登三叉比較輕鬆。
不過到了叉路口後,我們還是決定先攻三叉。
此時山上已是雲霧繚繞,登頂想也是沒什麼風景可言。
不過都來到這裡了,總是要上去走走。

十一點到了山頂,一如預料地零展望。
於是就開始拍些奇怪的照片娛樂自己。

▼ 三叉山頂


順行攻頂三叉山之後,終於接近嘉明湖。
我們經過停機坪、以及往新康山的岔路口,走上那個小丘。
每篇文章、每則報導都會出現的那個角度,活脫脫呈現在眼前。

▼ 天使的眼淚-嘉明湖


第一眼見到她,感動無以言喻。她靜靜躺著,雖無溪流注入,卻終年不竭;
雖然名聲響亮後,來訪的遊客不斷,卻仍能保有著那一份與世隔絕的氣息。
如果松蘿湖是十七歲的少女,那嘉明湖想必是與她年歲相仿的姊姊,多了成熟穩重,卻沒有少去青春芳顏。

在湖畔的礫石岸上午餐,天空不時飄下小雨,雨水滴在湖心,漾起一波波小小的漣漪。
雲朵一圈一圈地飄過這個小山口上,湖水也隨著雲群的移動變換著色彩。
天氣雖不是很好,但也因此得以欣賞短短一個小時內,嘉明湖夢幻多變的服裝秀。

▼ 霧氣瀰漫湖面,恍若看不見盡頭的海洋


傘下,我向著湖,妳背著湖。

很多對白,過了時間才想起來。
當時,只覺得一切都靜止著,只覺得這山頭以外的世界好像都不存在。
她很安靜,她很美麗,我們閉上眼睛。


▲ 傘下的嘉明湖

繞了湖一圈,說聲再會。

離開時,又不斷地停下回首望了好幾眼。
心裡暗暗下了一個決定,我一定會再來,。

▼ 回首揮別眼淚


沒能見到水鹿固然也是一個遺憾,後來走個兩三步就停下來,往山谷中瞧上幾眼,
總覺得好像多看一會兒,就會看到牠們在林子間穿梭的樣子。

很快就回到了山屋,換換衣服,準備簡單的晚餐。
今天住宿的人就多了不少,不過我們還是獨享著屋子的大半邊。

可能吹風吹多了,頭有點痛,也沒什麼食慾。
我好像沒吃到晚餐就鑽進睡袋裡了。

隔日回程,來到第一天被風雨折磨得很慘的向陽大崩壁路段。
天空放晴了,也沒有什麼風,壯觀的崩壁一覽無遺。看著南橫上的啞口山莊,還有比火柴盒還要小的遊覽車在公路上緩緩移動。
在這樣的山上看著公路總感覺很不真實,總覺得應該離人群更遙遠一些。

▼ 向陽大崩壁與南橫公路


一路唱著歌,來到向陽工寮時已經快三點了。
簡單吃了午餐泡麵,在充滿木頭香味的山屋裡睡了十分鐘。
打開門,霧氣縈繞在山間,鳥鳴一聲聲,讓人錯以為是清晨。
如果能這樣子醒來,是多麼美好的事呀。

下山前,在南橫啞口看著日落前的雲海,美得不可思議。
每一條山谷間都有細細的雲河,飄啊飄的匯注到沒有盡頭的白色海洋。
面對著這樣的人間仙境,任何的言語都是多餘。
嘉明湖是個美麗的地方,南橫也是,下一次再造訪,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又會和誰一起呢?


▲ 啞口的雲海夕照

※文章節錄版本同步發表於青輔會青年旅遊公民記者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laristin
  • 好棒啊 好羨慕@@
    我是個跟大自然脫節的人 orz
  • 出去走走吧,台北近郊也很棒的。
    (不過現在天氣好像不適合XD)

    下次來寫陽明山好了。

    Starshine 於 2008/05/26 14: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