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假本該是忙碌寫著作業,不過最後還是跟社上一起去北橫走了一遭。
嘎啦賀是個小小的部落,安靜地座落在北橫的山裡。

出發時台北飄著細雨,微冷。
搭6:48的電車往桃園車站,桃園也下著小雨。

車子很快駛離了市區,順著台7山路蜿蜒。
也許是睡眠不足的關係,坐在車尾的我竟開始感到些許暈眩。
窗外的冷風吹來讓人稍稍清醒,聽著前頭傳來的笑聲和八卦,
大部分的時間我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

厚厚的白雲覆蓋整個天空,就連四周的山頭也被棉花般的雲絮包圍著。
這就是春天的北橫嗎?讓人思考的速度不自覺就緩了下來。
九點多到了光華國小,當時我已壓抑吐意半小時之久。
下了車,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臉色蒼白。好久沒這樣暈車了。
在國小前的派出所等主任下山,等了半個多小時。
路旁的護欄漆滿了韓文和可愛的小插畫,似乎是國際交流時留下的。



放下裝備,出發前往紅河谷。
走在山中的柏油路上,就是有一種很悠閒的感覺。



20多人的大隊走起來頗為緩慢,一路上走走停停。
不過這種速度,也許剛好適合這樣的天氣和地方。
鳥鳴聲不絕於耳,放輕腳步,深呼吸。



約莫中午才走過部落,進部落前有一高大的木柱標示。



一點多下起大雨,我們就著一個小車棚吃起午餐。
領隊兩人似乎有些小無奈,算算路程,才走了差不多一半。
就算繼續走到紅河谷,也差不多要天黑了,所以最後決定吃完午餐就折返。
今天變成北橫公路健行,呵呵。

回程的霧變得更濃了,隔個十幾步就幾乎看不清前面的人。

隔天七點左右分批出發,前往嘎啦賀溫泉。
走著走著到了昨天的部落,從一條小路下切往溫泉。
高麗菜田與幾株桃花分立柏油路兩旁,在霧景襯托下甚是美麗。



走了許久的之字陡下,接上了另一條長長的階梯路,據說總共有900階...
天雨路滑,我是很怕滑倒的,加上又穿新鞋,走起來格外謹慎。

約莫一小時候才下到溫泉旁的溪谷,真是一條漫漫長路。
山裡的清溪,不管什麼時候看都很動人。
一池碧綠的深潭靜靜躺著,不遠處就是蒸氣氤氳的溫泉池。



遠遠望去已經有幾名遊客泡在裡面了,這也真是太早起了...



熱水如飛瀑傾瀉而下,燙手燙腳。
站在溫泉與冷溪的交界處,感覺更是特別。
一整個早上就悠閒地待在這個小溪谷中,聽人聲、水聲、鳥鳴聲。



兩個不怕冷的人竟然還在冷溪裡游起泳來。
光看就覺得好冷。



一點離開溪谷,回到北橫公路上已經是兩點多,
騎著機車載一些人先行下山的宣衡說神木A區實在是太遠,
所以接下來的行程就被取消了,這次來嘎啦賀,遊的景點不太多,有些小遺憾。

四點回到國小,重複與昨日同樣的打球、熱水澡、晚餐。
洗完澡後躺在木地板上隨興翻閱幾本書,真有渡假的感覺。

最後一日,迷迷糊糊的清晨,只記得韋漢在出發前爬來我睡袋上跟我說再見。
才五點多吧,這兩人就又騎著單車往棲蘭去了。

因為下午就要下山了,今天行程排了一個很近的點。
結果沒想到走了一個多小時以後發現走錯路了...
哈嘎灣吊橋其實應該從國小旁邊一條小路走下去,
結果我們往巴陵走了不知道多遠...

下切的路徑狹小,斷木橫陳,而且相當滑腳,頗不好走。
走了幾分鐘後進入竹林中,雨仍有一陣沒一陣打著。

就這樣下切下切,卻一直沒瞧見吊橋的蹤跡。
只聽得溪水聲越來越近,隊伍的距離也拉得越來越長。
最後一段路幾乎是用溜滑梯下去的,路基都塌了根本沒有踩點。
然後終於到了溪谷旁的巨石上,東看看西瞧瞧,連個橋的影子都沒看見。

為了撿回被我扔下去的雨傘,還特地一個人繞了段路下到溪畔。
真是讓人重溫中級山探路的感覺。
雖然我不怎麼喜歡中級山,但不得不說,
那種在林間石上行走的微微刺激感跟全心全意的專注,還是有某種神奇的吸引力。

料峭春風,回首向來蕭瑟。
博仁的不經意抬頭一望,那橋卻在遙遙山頂處。



眾:「....」
嗯,我們又走錯了。Orz

因為時間關係只得回撤。
從下面看吊橋,感覺也很不一樣啊。(安慰一下自己)
回到國小,吃完午餐,下山。

感謝兩位辛苦的領隊,帶大隊人馬出遊真的很累。
還有同樣忙碌的大廚、公物、總務,這是趟令人覺得很舒服的旅行。:)

北橫山水如畫。
風唱雨舞,輕慰人心。

[節錄改寫自960406-960408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