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錶的鬧鈴還沒響,就聽到老頭下床傳來的窸窣聲。
睡得其實還不錯,只可惜短了點。
只憑著一股要看日出的信念就起了床。

走上甲板,天已經濛濛亮。
相機鏡頭起了霧,拍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船依然穩健的航行著,前後都見不著陸地。
海風徐徐吹來,短袖短褲,竟一點也不覺得冷。
太陽逐漸從地平下往海平面靠近,雲彩被染成粉紅色。
這樣的晨曦,看幾遍都不厭倦。



五點十五分,火紅的一角透出了雲隙。
第一次在海上看日出呢。乘著大海的雲與日,更加動人。
光這一景就不虛此航了。





照完相還很困倦,就又返回船艙睡回籠覺。

六點半被馬祖之歌的廣播聲吵醒,是一首很有趣的熱血歌曲...
「今夜的馬祖海上花...」
這首歌彷彿是報時器一樣,同時聽見睡在附近的國軍弟兄陸續起床的聲響。
「到了到了...」他們這樣說著。

到外頭瞧瞧,馬祖列嶼已經近在眼前了。



在南竿下了船,第一件事便是尋覓早餐。
今天的雲彩漂亮得難以形容,但是太陽的毒辣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才早上不到七點,已經有被火燙燙的大地烤著的感覺。

在下船點附近唯一的一家早餐店用畢早餐,便搭船前往北竿。
小快艇15分鐘就抵達北竿的港口。
搭計程車至旅館置放行李後,就開始今日漫長的步行之旅。



先從旅館所在的塘歧前往橋仔社區。
馬祖的公路上上下下起伏很多,搭配豔陽服用更讓人體力衰弱。
在高點可以望見遠處的幾座小島和更遠處的長長一道陸堤。

眾人爭論著小島的名字和看得見大陸的可能性。
最後證實遠處那排陸地確實就是福建沿海。

遠遠地望見大陸,真要說什麼,這感覺還挺不可思議的。
有一種「啊,它真的存在啊」的感覺。



路上經過幾個軍營據點,隨處可見穿著迷彩裝的阿兵哥。
建築物上漆滿了標語,諸如「三民主義統一大陸」或者「正義、紀律」等等。
那個年代的統一,跟現在恰是完全相反。
立場不同,想法就不同。
如果我們是具優勢的攻擊方,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強烈地反對統一。

下到了橋仔的海邊,在大廟旁的涼亭休息了半小時。
其實蔭涼處有風,是非常涼爽舒適的。
但一出到太陽下,又馬上會被曬個半死。



在漁業陳列館看了半個多小時的介紹片,
不過前半個小時都幾乎是照片的Slideshow。
好不容易進入重點,卻剛好到了這館的午休時間...
(其實後來看著看著還差點睡著了)

館裡的木窗打開,就望見海洋。
景緻真讓人心曠神怡。



下一個目的地是芹壁聚落。
本來坐在廟前等著12點的公車,
結果等了老半天卻被告知下一班車是兩點發車。
眾人只好乖乖照著oooha的提議,在正午的豔陽下繼續步行之旅。

在山路上遠望剛剛停留的橋仔社區。



路上滿山滿野都是芒草。



芒草搭著藍色的海天真的很美麗。



看著海洋,想著山。
大海的寬廣是山所不能及的。
走入山海,都覺自我渺小,但在海上,連比較的能力都會失去。

其實也走了大約半小時不到就抵達芹壁了。
只不過也許是中午實在太熱,感覺走到餐廳時每個人都累翻了。

芹壁是個漂亮的聚落。
一棟棟緊鄰著的石砌屋堆起這個在海灣山角的小村。
窗櫺、欄杆、階梯,每個角度往外望,都美不勝收。
要說有那麼點地中海的氣息,其實一點也不過分。



同樣的,房子外頭也貼滿了小牌子。
「解救大陸同胞」、「蔣總統萬歲」...
原來兩邊在想要統一對方的時候,想法是沒什麼差別。



芹壁旁有個小島名龜島,據說可以直接踩過淺水爬上去。
不過正值太陽火辣辣的時候,爬過去大概也變成烤人乾,就沒這麼做了。
倒是有人在附近划獨木舟呢。

不知道為什麼,手機常常變成「中国移动」漫遊狀態。
為了避免高額手機費順便省電,大多數時候我都關機。

小咖啡館只有女主人一位人手,所以等餐等了許久。
不過大夥兒也剛好樂得休息一下。
吃完午餐,搭上公車繞了北竿一圈。
北竿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整個白天我們也幾乎徒步走了1/3個島。

韋漢被公車上當地的小朋友整得毫無招架之力。
讓我們坐在後面笑得停不下來。
這裡的公車也身兼校車的任務,司機似乎記得每一個人的住址,
把每一位小朋友都送到家門口,感覺真是貼心。:)
等到小朋友們都下了車,眾人就開始呼呼大睡了。



繞了一圈以後回到白沙港,就是早上從南竿搭船過來下船的地方。
水面波光粼粼,與頭頂上的太陽一樣刺眼。

港旁有座平水尊王廟,其實這兒處處都是廟宇,每一座都各有特色。



最多的便是天后宮,據說當年林默娘跳海救父,便是飄到馬祖。
馬祖地名也是由此而來。

搭公車再回到旅館,猛然發現旅館竟然換招牌了。
收拾收拾東西,六點到機場後頭的塘沃沙灘去玩水。
長長的一片沙灘,就只有我們十人。
天地遼闊,海浪滔滔,感覺真是太棒了。
在沙灘上奔跑,把林軒毓和吳韋漢埋起來,
或者是,只聽著海水拍打上岸的聲音。



月兒已升起,下山的夕陽像捲起一陣風,吹散了天邊的雲彩。
紅、白、藍。真是愛國的顏色啊,哈。



在飛機的引擎聲中,赤腳走回旅館。
陸陸續續洗完澡,八點才出門去找晚餐吃,結果大部分的店家都已經關門了。
幸好走到一家故鄉滷肉飯,老闆娘人很親切又熱情。
在飯桌上討論明天的行程,但今天實在是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所以話題一直被岔開。

而且可以去走的點好多呀,怎麼安排時間都不夠。
吃飽飯前我隨口說「那乾脆現在就先去戰地公園走走好了」,沒想到獲得眾人一致首肯。

戰地公園在北竿最東側的小島上,是在傍晚玩水的沙灘再過去的地方。
途經沙灘,月亮高掛,深邃暗藍的海水有一小片被映成亮白色。
是個讓人好想高歌的夜晚。
今夜星光多美好。

走過沙灘,來到馬路的盡頭。
站哨衛兵的黑影嚇著了家怡和宜君。

走入山上小路,一開始的大爬坡就讓人又流了一身汗。
夜黑風高,謝宜君被韋漢捉弄的一聲尖叫讓眾人也都嚇了一跳。
公墓、人形立牌、砲墩、芒草叢。
說實在是有點毛啦,畢竟曾經是戰地。

最後時間也差不多晚了,沒有走到戰地公園就先折返。
春夏大三角與北斗掛在頭頂上,清晰可見。

回程的路上笑著說剛剛一段路真像在打惡靈古堡,好像隨時會有什麼跳出來一樣。
我一個人的話應該不敢走這種路吧。晚上。

回房以後,跟宜君老頭家怡和嘉鴻聊天到深夜。
被句句疑問和自己的回答(儘管沒什麼回答)層層包圍。
甚至讓人開始疑惑裡頭的那份心情是否依然完好。
怎麼知道你的開心不會成為另一個人的傷心呢。

三點了,晚安。
這是個有夠漫長的一天。
我好像只剩一個小時能睡呀...

[節錄改寫自960628日記]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