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知道四點半要起床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只是沒想到連嘗試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五點多分別看了幾次手錶,不過都直接放棄了起床這件事。
七點軒毓敲門問我們要不要去壁山,(我、老頭、嘉鴻睡一間)
我掙扎了許久決定還是繼續睡覺。(另外兩隻也沒反應XD)
為了今天明天接下來的行程著想,總不能一大早就累死。

又睡了一個小時,家怡來敲門時終於趕走了些睡意。
梳洗一下,本想出門追趕已上壁山的四人,
不過在找路的時候就接到阿嬤電話說他們要下山了,於是作罷。
回房跟謝宜君小聊一下,打開電視湊巧看到今天是王建民先發,
於是看電視成為這個早上我們主要的活動內容...


開始看剛好是不幸的第七局,變成敗投候選下場。
後來第二次下雨暫停,我們就出發前往北海坑道了。

原本八點走出旅館還看到頭頂上有一大片雲,
怎麼現在連一小朵雲也不見蹤影了。
天氣是好到誇張的地步,搭乘擠爆的公車到了阪里,
看著一道綿延數百公尺的美麗沙灘,卻一點也不想走過去。



熱浪襲人,走上往北海坑道的階梯,最高處竟擺著一輛戰車!



沿著海岸線的步階走進了北海坑道。
海水從洞口流入,拍打著坑內的碎石。
海浪聲在石壁間迴繞,走在沒有燈光的坑道別有一番氣氛。



讓人想到麻倉葉伸手不見五指的修行。
如果安全無虞的話,我好想試試看喔!

海水、石壁、浪潮、海沙、昏黃色的頭燈。
怎麼想都是電影場景啊。
在裡頭唱歌劇雖然很愚蠢,但是迴聲效果真好。

坑道的後半段目前還在施工,我們走到前段的盡頭吃午餐。
陽光底下石頭間的縫隙清晰可見,讓人覺得頭頂上的壁面好像隨時會崩塌。



下午一點多搭著快艇告別了北竿。
在船上雖然是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卻幾乎睡熟了。

山坡上斗大的「枕戈待旦」宣告我們又重回了南竿。



南竿是馬祖的第一大島,也是政治和商業中心。
而我們的住所卻是座落在離市中心最遙遠的邊陲地帶-夫人村。

從港口往夫人民宿的路上,司機大哥說著關於馬祖的種種。
便利商店與雜貨店的消長,以及平常會被薄霧籠罩的大陸。(可見得天氣有多好)
據說馬祖小7是全台灣業績最可觀的。(南竿3家,北竿1家)

關於戰亂的二三事,關於艱苦時代的生活。
說我們不能理解,也許也沒有錯。
到夫人村的最後一段是條戰備道路,只有兩條細長的水泥路。
真是麻煩司機開進來了...

民宿的老闆娘熱情非常,不斷地跟我們說夜景會很漂亮。
放完行李,前往民俗文物館。



文物館的一樓是簡單陳設馬祖的地景、動植物,看起來是略嫌粗糙。
不過二三樓的建築、民俗與器物介紹倒是做得有聲有色。

喜歡建築的模型和搭在館內的小屋小窗。
文物館本身的設計規劃也很特別,
包括樓梯在內,一些空間上的視覺效果讓人覺得別具特色。

慢慢逛到四點,然後在清水的小7前等公車,前往馬港。
在天后宮繞了繞,旁邊就是小港灣,



幾艘船停泊在灣岸,太陽照亮整個海面,又是一幅美麗的故事場景。



在馬港熱鬧的街道上吃了晚餐。(所謂熱鬧也就是一條短街兩旁共有約十家店面)
70元的炒飯份量,我覺得足夠我吃上至少兩餐。

回程伴著夕色踏上夕陽步道。
火紅的輪子恰巧被雲遮掩住,從雲後透出幾道光芒。
在西下山頭之際露了一下臉,轉眼間就消失在大陸的那一頭。



雖然是老問題了。
但有時真不知道該讓眼睛慢慢享受,還是取個美景好好按下快門。
偶爾這是無法兩全的。

走著有點陡的上下坡,竟然迷路了。虧一路上我們還戲稱自己是「精銳部隊」...
打電話問民宿主人,結果很理所當然地被笑了。
又多花了好一陣子,才繞到靠夫人村的海岸。
從山路下到一般道路時,那眼前的美景要說是震懾也不過分。
南竿另一邊市區的燈火,銀白的月光映著銀白的海洋。
超越了我足以形容的詞彙範圍。



照片離真實景色實在是差太遠了,那是多美麗的海洋月色。
是讓人打從心底希望所有朋友都能一同分享的美。

坐在秋桂亭裡歇息一會兒,其實是為了眼前的美景不捨離去。
風雖然吹得急,卻只是像個活潑好動的孩子。
沒有惡意,沒有心機,很可愛。

隔壁的池裡群蛙聒噪。
不知不覺就很想要閉上眼睛。



之後走過戰備道路回到民宿,時間將近八點。
我笑說「今天終於感覺過得比較快一點點了。」
一群人坐在民宿外頭的咖啡座上聊天到深夜。

談的多半是未來。
每一個人獨自的未來,我們的未來,以及世界的未來。
五年十年後,我們是否能坐在同一張桌椅上,笑著談天。
這樣的美景是否還在,我們的心境又能夠多年輕呢?

前世今生,婚姻,工作,台灣與大陸,戰爭與和平。
我唯一能深信的便是,在什麼都無法被驗證被相信的世界裡,
認同此刻的自己,體諒過去的自己,笑笑走過未來。

什麼都可以懷疑,除了我的心。
晚安吧,這是個多麼美好的夜晚。:)


創作者介紹

天晴天雨,星映月。

Star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